后起之秀伍德兰德脱胎于篮球 自信技术刚刚完善

后起之秀伍德兰德脱胎于篮球 自信技术刚刚完善
伍德兰德 伍德兰德

  北京时间6月18日,这是陆地上最棒的舞台之一。成千上万人关注着他。胜利在他掌握之中。加里-伍德兰德从没有梦想到这样一个时刻,可是他真切地预期到会发生。

  只不过不是以这种方式发生。

  伍德兰德总是设想在艾伦体育场(Allen Fieldhouse),而不是圆石滩。

  他手里拿着篮球,而不是推杆。

  “我一直相信我能取得成功。我相信我可以参与职业体育。我相信我可以来到这样一个时刻,”伍德兰德星期天晚上,当美国公开赛的银质奖杯在他身旁的时候说,“你问我小时候梦想过在美国公开赛最后一个洞推入那样一个推杆吗?不,我没有。可我小的时候在篮球场上投入了许多制胜的球。那就是我以前的梦想。”

  他在圆石滩的致胜一球很像战果已经确认时倒数几秒的大力灌篮。

  伍德兰德在两杆已经永远伴随他的情况下做到的这一点。其一是263码之外三号木击球,球童布伦南-利特(Brennan Little)给了他击球的自信,尽管偏离他瞄准的方向,一切都会出大错。

  这为他抓到小鸟,取得两杆领先做好了铺垫,也给了他自信,去执行另外一个看上去同样危险的球。在17号洞,沙漏状果岭的右边一侧,他距离左边的旗杆还有90英尺,更重要的是中间有个山包,伍德兰德拿出64度挖起杆,完美地击出一球。小球差一点直接进洞,给他留下了一个免推的帕。

  那是致胜的击球。

  那是堪萨斯大学赢得NCAA锦标赛桂冠,在这个过程中战胜一个王朝的时刻。

  伍德兰德关键时刻的表现——整个星期只吞下4个柏忌追平美国公开赛纪录——足以遏制住科普卡,以及他从4杆之后杀上来,连续第三次赢得美国公开赛,追平威利-安德森(Willie Anderson)1905年创立的纪录。

  由科普卡发起最后的反击是合适的。

  科普卡已经成为大满贯之中最大的威胁,甚至亚军也不会改变这一事实。他连续第二年赢得美国PGA锦标赛,在美国大师赛和美国公开赛获得第二。自从2016年脚踝伤势以来,他在11站大满贯中获得8站前十,其中4站为胜利。

  可是科普卡面对着伍德兰德这样一个同样打不垮的运动型人物。

  伍德兰德在机会众多的一个星期中很少流露出情感。他对第二轮八号洞的一个保帕很激动。当第三轮13号洞,他切球进洞保帕的时候猛挥拳头。他的情绪最终全部宣泄出来,不过是在30英尺小鸟推进洞,完成美国公开赛胜利之后。除了69杆,他四轮还打出271杆,低于标准杆13杆。这是六届圆石滩美国公开赛的最低杆。

  这样做是预先设计的。他从对抗性体育运动中——篮球和棒球——学习到情绪是有助战斗的。可高尔夫?却没有那么多。

  “在这里,当我有点小激动的时候,我需要找到办法镇定下来,”他说。

  伍德兰德仍旧会与篮球联系在一起,他对此不介意。这是真实存在的。高中三年级的时候,他是整个州的明星运动员,可是当他未能获得一级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,他与渥西本大学(Washburn University)签约。而他的第一场球在艾伦体育场展开。

  “他们是一级大学中排名第一的队伍,我们是二级大学排名第二位的队伍,”伍德兰德说,“我在防守科克-亨瑞克(Kirk Hinrich)。我心想:‘OK,我需要找到点别的什么东西,因为这样可不成。’那是我大学联赛中的第一场球。”

  他后来转到了堪萨斯大学,那也是他第一次完全专注于高尔夫。

  伍德兰德35岁了,可是你可以称呼他为“后起之秀”。他总是能将球击到很远的地方——那来自于他打篮球的日子——可是精细化却出现在最近几年。他在美巡赛的第一年因为肩膀受伤而中断。

  “我不觉得我的球到了需要的水平上,可是它正在接近,”他说,“我正在成为一个越来越全面的球员。我有更多种技法。我可以更多依赖推杆,依赖短杆,那些去年我还做不到。”

  可他并不想以此为借口。

  伍德兰德感觉在美国公开赛夺冠之前他的胜利数应该多于3场美巡赛——这其中还包括一场附加赛,因为当时他不具备世界高尔夫锦标赛的资格。

  他肯定没有一些球员的那种血统,他们从脱下尿片开始便打高尔夫了。可是他知道如何争取胜利。

  “整个一生,我在各种体育运动,各个层面上都在竞争,”伍德兰德说,“我刚刚在学习如何打高尔夫,刚刚在完善我的球技,拥有短杆技术,拥有推杆技术,让开球开得直一些。那是非常重要的。从高尔夫的角度而言,我有点落后了,在某一点已经变得有点沮丧起来,因为整个一生,我都很有竞争力,赢得了各种赛事。可是在高尔夫之中我却未能做到多少。

  “这需要花一段时间,可是我觉得我们正在朝正确的方向发展。”

  (小风)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图集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